豆奶APP官方版

华笙顿时脸颊绯红一片……

说实话,她不太习惯被人夸赞,以前无论自己做的多好,奶奶也都不会说特别多赞美的话。

久而久之,她都习惯了,无论做什么,也不需要夸赞。

甚至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刚刚江流这么正儿八经的赞美她的时候,她是害羞的,是脸红的。

华笙低着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斯特的曲子她从小练到大,真是闭着眼睛都能弹的飞快。

陆雪怡想在钢琴上给她难堪,基本是妄想了,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而对于江流来说,他那么有钱,其实可以送很昂贵的礼物当奖励,去讨好华笙。

可他没有,他只买了一束鲜花,生活是需要仪式感的。

而仪式感并不是一定要付出很多金钱才是。

对于华笙的性子来说,江流了解的还算透彻。

台湾秀美女孩纯真可人

这捧花,后来被华笙抱进了卧室,放了好多天,一直到凋零了才扔。

“其实我只是正常发挥。”

憋了半天,华笙憋了这么一句话,那模样特别可爱。

这才是一个22岁的小姑娘该有的娇羞和萌点。

弄的江流差点就想伸出手,去捏捏她粉嘟嘟的脸。

“有机会我也要和江太太来一曲四手联弹。”他笑。

华笙抬起头,看着他的时候,眼神里带着闪烁的光芒。

“可以,随时奉陪。”

又上了一周的学后,华笙基本上就特别适应学校的节奏。

本身她也不住在学校,只是白天去,放学回来。

春桃开着车去侧门接,而她一半时间会在图书馆,另一半会听导师讲历史。

日子过的也算充实。

一转眼又到了周五,晚上的时候,江流开车回来接她。

还给她准备了一件颇为成熟风格的礼服。

说是要一起参加一个私人慈善晚宴。

因为是私人的,所以不邀请任何媒体记者,所以不用担心拍照什么的。

华笙换上江流带来的礼服,是一件藕粉色的,传统的,不露肩不露背,没什么特点的。

不过出席这样的场合刚刚好。

下车的时候,江流小心翼翼的为华笙打开车门,然后轻轻牵住他的手。

掌心的余热瞬间传遍她微凉的小手,那种感觉有点神奇。

“今晚我们集团捐助了三千万给那些先天性失聪的孩子们买助听器。”

华笙点头。

“这次主办方是王家,君显弄的,他为人很低调,做好事也不希望媒体大肆宣传,所以没有请任何一家媒体,你放心,不会有人偷拍,这属于私人募捐。”

“好。”

两人刚一进门,没想到就冤家路窄的遇到了谢东阳。

谢东阳其实真的不知道华笙会来。

他以为华笙那个性子,是不喜欢来这样地方的。

他是跟着哥哥嫂子一起来的,因为王家也邀请了谢家。

而谢家也是捐了钱的,大家见面自然很客套。

所以当谢东阳看见华笙也来了的时候,很是不顾形象的直接冲过来。

“笙笙,你也来了?”

华笙看着他,眼神颇为冷漠,点点头,没多说一句话。

“你今天这礼服,有点土……不像你风格啊?”谢东阳拄着下巴,仔细研究华笙这件礼服。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