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像茄子视频样的app

() 两个小组的比赛部结束后,最终出线的球队是a组的中国和朝鲜,b组的科威特和韩国。

中国队接连击败伊朗、韩国、朝鲜后,现在觉得对手是谁都无所谓了,非常的膨胀!

这时最开心的当然是吴杰,他对这个结果一万个满意,因为半决赛又可以与韩国交手了。

现在一天扣一百奥林匹克币,十天就是一千,一个月就是三千,一年可就是三万六千五百奥林匹克币啊!

他现在的存款只有两万多了,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持续性消耗。

所以这一战的对手必须是韩国,他们也必须击败韩国!

中国媒体这会已经打出“还韩国一个双杀”的口号,这次他们有机会把两年前连输韩国两场的仇彻底报掉。

韩国媒体自然是疯狂给球队打气,韩国球迷也重新恢复了信心,因为他们的亚洲第一球星,首位获得欧洲联盟杯冠军的大韩民国第一运动明星,车范根从德国回来啦!

车范根才不想回来打亚洲杯,但是韩国上一场输得太惨,他们绝不能短时间内连续输给中国两场,更不能像霓虹一样输得那么惨!

那可是血淋淋的11:0啊!

韩国人见到日本那么惨,心里虽然很痛快。

但如果自己也被打出这么惨的比分,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

所以在确定小组出线后,韩国足协立刻联系了车范根,他必须为了大韩民国的荣誉回来踢半决赛!

法兰克福方面对韩国足协的要求再不情愿,这时也只能被迫放人。

欧洲球队一般不愿意要亚洲球员就是这个问题,只要国际比赛日回去一趟,那最少半个月不能为球队打球了,欧洲本土球员却只要几天时间就能返回。

车范根是9号飞到科威特,两场半决赛分别在10号和11号晚上进行,中国队和韩国队的比赛时间被安排在11号晚上7点钟。

当天下午的赛前新闻招待会上,车范根被问到对吴杰这个亚洲天才有何评价时,他先是赞扬了吴杰的表现,随即话锋一转,评价道:“吴杰放在亚洲很强,但在欧洲连主力前锋都不是。”

而对于吴杰在比赛里展现的技术,车范根同样不屑一顾,他评价道:“那些技术每个来欧洲试训的南美天才都能做得出来,甚至做得更好看,但在欧洲顶级联赛里,他们很多人连球都拿不住!”

这话的意思是:连南美天才都无法在欧洲玩花活,吴杰也就是在亚洲鱼塘里跳一跳,去了欧洲连这些花拳绣腿的南美天才都不如。

中国队的赛前发布会比韩国晚一小时,一位转场而来的韩国记者面露自豪之情,向吴杰提问:“这次面对有生以来最强大的对手,你是否还有信心延续出色的发挥?”

吴杰的回答让韩国记者鼻子都气歪了,只见他耸了耸肩,说道:“最可怕的对手是从一开始到结束,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

这个回答不是一般的打脸,言下之意就是根本没把车范根放在眼里,他根本不是所谓的“对手”。

韩国记者气得咬牙切齿,不过一位香港记者帮他出了头,他向吴杰问道:“车范根是亚洲第一球星,你这样轻视对手,难道不是件很愚蠢的事情吗?”

吴杰笑着回答:“你说的很对,低估对手是件很愚笨的事情,可高估对手更是愚不可及。但你可以放心,我们不管对手是谁,都会牢记狮子搏兔亦用力的道理。”

这样充满嘲讽的回答让苏永舜都觉得有点过了,幸好那位倒霉的苟领队还在医院,否则吴杰又要回去写检查了。

等等,这小子上次答应写的检查,现在好像一个字都没交呢?

吴杰对于车范根是真不那么在意,这种级别的球员他在虚拟训练里都不会放在心上。

中国球员也对车范根毫无惧怕,他们两年前便与拥有车范根的韩国队交过手了,虽然那两场比赛都输了,但他们现在的实力远远强于那会。

“一个车范根,难道就能让韩国人改头换面吗?”

“不就是在德国踢球嘛!法兰克福在德甲好像也不是强队,咱们的小吴要是去德甲踢球,肯定是去拜仁慕尼黑!”

“你说咱们有没有机会去欧洲踢球?”

“我看有机会,听说咱们的比赛最近来了不少欧洲的球探!”

“别想美事了,人家那是来看吴杰的,他那个独创的‘钟摆式过人’,听说欧洲媒体都报道了。”

“阿杰能去欧洲强队踢球,咱们就去差一点的球队,那个车范根去的是什么法兰克福,我们最少也能去比法兰克福再差一点的球队!”

“……”

中国球员开场前聊着聊着就把话题聊偏了,不过从大家的情绪上能看得出来,他们没有把一个车范根看得太重,很多人反而更加跃跃欲试。

古广明就有与车范根比试一下的想法,这场比赛吸引了不少欧洲来的球探。

他们知道这些人八成是来看吴杰的表现,这个大家心里都有数。

但如果能在比赛里表现的比车范根更好,哪怕踢得差不多,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也有去欧洲踢球的实力了?

所以除了容志行和迟尚斌这样年过三十的老将,很多球员都想好好表现一下。

吴杰当然知道这些队友们的想法,但如果他们知道过两年足协就会颁布一个“28岁以下球员不得出国”的奇葩规定,不知道会不会变得摇头叹气起来。

他知道足协颁布这个规定是担心国内联赛的人才被欧洲挖走,但不得不说这个规定还是很脑残,因为你颁布的时机明显有问题。

国内联赛的建立当然是各国足球的根本,出台一些限制性的政策无可厚非,但这些限制必须与经济和环境相匹配才行。

现在国内的联赛别说经济条件,连交通条件都没有搞好,南北球队的比赛要做几天火车,这种情况怎么能把联赛办好?

所以最务实的方法就是先在八十年代办青训,从国范围里培养各个基层的人员和教练,尤其要提高足协官员和中低层办事员的能力,然后将出色的球员送到欧洲提高他们的水平,最好是塑造出一些偶像来吸引更多有天赋的青少年去踢球。

这样等到九十年代经济条件开始好转,南北球队的比赛没有交通障碍了,国也培养出了数以万计的足球基层人员,这时候再开始搞职业联赛才最为合适,时机上也更恰当。

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下限制出色的球员到国外打球,那就是非常正确的政策了。

但吴杰知道这是他的一厢情愿,除非吴正松能在体部担任高位,并且能对足协直接下达管理和任命,这样才有机会出现“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情况,这种前提也才有机会变成现实。

否则的话,每任足协一哥为了在任期间的政绩,肯定会继续做涸泽而渔、杀鸡取卵的事情!

最后嘛,当然是连个卵都没有了!

“好了,接下来我宣布今晚的首发阵容!”

苏永舜开口打断了大家的胡思乱想,中国队今晚的首发阵容与第一次交手时差不多,除了用左树声顶替了陈熙荣,吴杰的锋线搭档又变成了赵达裕。

容志行的伤势并不严重,这场比赛可以继续首发。

另一边,韩国队的首发也与上次交手相差无几,除了车范根取代了本应该在这届亚洲杯上横空出世的崔淳镐。

两队晚上准时出场,吴杰的目光放在了车范根身上。

他在赛前嘴巴上不饶人,但也知道一个在德甲排名前五的前锋对于一支亚洲球队的提升非同小可。

他的系统上有车范根的详细数据,这位德甲球星的综合实力达到了83,正处于职业生涯最巅峰的时期。

韩国队在车范根加入后,综合实力已经跃居亚洲第二。

原本位面他们在决赛输给科威特,主要是因为车范根没有回来参战,以及科威特的主场作战哨子太偏袒,否则科威特想夺冠难度会非常大。

至于为什么原本位面的韩国没有在1982年的世界杯上出线,原因也是车范根在德国遭遇了严重伤病,这使得失去了队长兼核心的韩国队在世预赛的小组阶段再次被科威特淘汰!

但这也说明现在的韩国队虽然有个欧洲球星,可除此之外的实力并不强,这就是韩国队最大的问题所在。

一个车范根还起不到他这样的效果,最多能让韩国队的进攻变好一些。

但他们的防守,他们的中场控制力,并没有任何提高啊!?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