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成年版app下载动态

剩下四人都呆在一个搬空大半物资的仓库中,各自静默呆着,相互间的话几乎没有。有时四人会相互间看看,一副想要说话却又顾忌什么,最后都没有说出口。

打破寂静的往往都是芬妮雅,按照规律,她每间隔两个小时都会细声向加德纳汇报周围的情况。剩下的时间里,芬妮雅大都在吃东西,缓慢且细细嚼的模样,从压缩食物,到后来他们在飞空艇中找到的一些高级货色——罐头之类的。最后,也是芬妮雅到机组控制室那里找到了一箱酒,抱过来是大受欢迎。

不知道是不是酒起到了氛围缓和的作用,虽然四人对于酒精早就免疫,但每人喝过一两瓶后,相互间的话逐渐多了起来。不过都是些闲话,无论是加德纳,还是另外两人,都没有谈及现在的情况,以及自己的过往。而关于他们为什么会来到森林,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放出来,四人似乎都没有兴趣。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的寂静要更加可怕。四人的休息相对默契,总有一人会在其他三人闭上眼睛时睁开眼睛,注意着周围的动向。第二天清晨八时左右,加德纳背后的伤势好了很多,至少在四人当中,就肢体活动上他最为灵活了。

开始衡量需要携带的物资,等到十时左右,芬妮雅去到加德纳身边,各自拿起武器与一些会用到的东西,离开飞空艇内。另外两人很自然的跟上,就像是不用说话的默契。四人小队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他们的想法。

龙息下存活的二十七人,双腿的伤势都不严重,所以并不会对他们奔行的速度造成影响。加德纳等人的速度很可观,两个小时之后,便已经去到百多千米外。路途中发现了昨天其他队伍留下的些许痕迹,几队陆陆续续离开的人,前进方向几乎没有区别,都是选择最短路线。

中午十二时半,四人在一颗古树脚下休息,芬妮雅一直负责对周围的警戒。

“范围太大了。”休息不过几分钟,芬妮雅从古树枝干上灵活的落下来,去到三人身边。

“周围的环境非常奇怪,我虽是第一次来到南方森林这里,不过就其他极限地域内的经验,这里就像是一块受到保护的区域一样,不受到其他生物的侵扰,而我们还尚未离开此范围。”说话的男子看样子很年轻,脸面是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身体很壮实,普通人世界健身房里常有的那类满是肌肉块的人。

“不知道是好是坏。”一旁坐着的加德纳叹息,“若不是前天龙骑士的进攻,我们就将面对这头领主。总之两边都不得好,希望在我们离开前,龙骑士留下的威慑还在,这头领主不会主动进攻。”

“那过后、、、”芬妮雅属于破坏氛围的那种人,在其他三人都极力避免提及离开此处与类第二类生物相遇的话题时,她很自然的开口,也一贯在嘴巴里嚼着压缩食物。大范围的侦查让她的能量消耗异常快。

“希望走在前面的人能帮助我们多做些事情。”加德纳回答,不再说话。

春天里

二十分钟时间的休息很快过去,四人再度起身赶路。一路上偶尔能见到早些离开的人员所留下的痕迹。相比较才远离飞空艇,加德纳他们对痕迹的处理也越来越不上心。能通过痕迹看出前方人员的状态不是很好,休息间隔都较短。

下午三时,再度前进接近两百千米,芬妮雅总算在感知当中看见一些小虫子。心情得到些缓解,只是相隔不长,一处留有两具尸体的不大战场让他们的心情变得沉重。一大片青狼的尸体,数量大概在五十只左右,遍布战场周围。弹壳洒满一地,从痕迹以及血液凝固状态去看,这应该是第一批离开人员在晚上所遇到的。尸体被其他类第二类生物啃食过,很多已经露出骨头。而且好些啃食痕迹都异常新鲜,像是在他们抵达这里不久才离开的。

四人没有在这里停留,空气中还弥漫着血液味道,短时间内是不会消散完了。那些新鲜的啃食痕迹也让他们担心。如同周围有更加可怕的东西存在,使得这些进食的类第二类生物不得不离开一样。

几分钟后,又是一片战斗痕迹出现在四人面前。这里更加干净,除了地面上有些发黑的血液与弹壳,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四人这才相互看了一眼,随即加德纳等三人将视线汇集到芬妮雅身上。

“除了虫子,没有其他东西。”芬妮雅开口,对周围环境的异常同样抱有疑惑。她的直觉告诉她不能再前进了,他们前进的方向上,有危险东西正在冲过来。如同在道路上看见重型卡车就会想着那卡车会不会突然间转向冲向自己般,下意识对危险的预警与避开心理。

“不认为很奇怪?”

“再奇怪也没有用,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最正确的。”加德纳回答说,却是芬妮雅突然停下,连着他和其他两人瞬间变得紧张。基础的配合还是有,四人立即分开,各自拉开距离,去到最近的古树旁,戒备着周围。

“都不要动,将身体紧贴树木就行了。”芬妮雅提醒。

“是类第二类生物?什么种类,都多少数量?”

“不是类第二类生物,几乎能确定是其他手术者。”芬妮雅已闭上眼睛,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对周围的侦查上,“还不知道数量,也不确定对方是否发现了我们。不过我们最好保持这种状况为好。”

“芬妮雅?”加德纳的声音传来后,芬妮雅才展开眼睛,满脸疑惑。

“是同类型的手术者,对方也会使用声波来探测周围情况。我捕捉到了对方发出来的声波脉冲信号。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侦查范围有多宽,至少目前时间,对方与我们相距在两千米以外。只有这些信息,耐心一些。”芬妮雅轻声说话,“有情况我会及时说出来,做好战斗准备。”

只是话音才落下不过数个呼吸,芬妮雅便感觉到其他东西。她嘴巴动了动,像是在品鉴某种美味食物般。视线这时聚焦于前方,重重树木之后,芬妮雅似乎看见了什么,她在思考着各种可能。

“队长,我们要不投降吗?”距离上一句话不到一分钟时间,突然从芬妮雅口中冒出来的这句话让加德纳他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三人都看过来,目光的疑问已经不用解读了。

“因为喉咙强度问题,对这部分结构组织的强化一直没有完成,导致我对声波的利用一直停留在很初级的阶段。探测范围的确在以往的各种雇佣任务中占尽优势,远比感应热量强上接近三倍的范围,队伍的战斗几乎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这也是队长你愿意一直相信我的主要原因。”芬妮雅的话说得很慢,有些像是遗言一样,“对方在声波的利用上要比我强上太多。应该早就发现我们了,只是对方碍于我也会使用声波进行探测,或许他在借此测试和考虑什么东西。可一分钟左右前,这些测试与考虑完成了,对方已经发起了进攻。是低声波,还没有明显反应,只是因为能量积蓄尚不足够。我们大概还有两到三分钟时间考虑,请尽快做出决定。”

“还有,这种攻击,在目前还没有明显的解决办法,至少我知道除了靠着身体强度去硬抗,或是杀死对方,亦或逃出影响范围,好像还没有好方法。但这三种方法,我们没有一种可以实现。”

“敌人在哪里,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提前出发的那些人是不是?”

“或许都死了,或许也有活下来的人,目前不清楚。”芬妮雅当即回应另外两人的疑问,她一直盯着前方,“我也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对方明显知道我探测范围的极限,从未出现过在范围当中。我建议投降,这样才有机会活下去。因为对方只需站在我们周围,等待几分钟就能让我们失去战斗力。也就是说,我们真正死亡时,甚至连敌人在哪里,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说完话,芬妮雅突然张大嘴巴吸气:“我选择投降,时间不多了,我不想耗在这里!对方应该就在我们前方!”

“投降!”加德纳选择相信自己的队员。剩下两人这时相互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目光中看出挣扎。

“那、、、投降吧。我们一个,或是两个人,也没有足够的力量走到森林边缘。距离太远了,物资也不够,加上背上的伤势、、、那要怎么做?对方如何才能知道我们选择投降?”

“跟着我做就行了。”芬妮雅好歹松了一口气。她当即离开古树,站在一处较空旷的地方,将背包与武器等等一一举了举,扔到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随即以通用姿势——举起自己的双手,站在原地不动。加德纳他们也跟着芬妮雅的动作,直到四人以一个姿势站在原地,芬妮雅立即感觉到那一道道充满力量的低声波纹路从自己的感知中消失不见。

“对方没有再进攻了。”芬妮雅的话一直使得加德纳等人感觉疑惑,因为他们完感觉不到那些东西。但三人都压下心中的思考,静等她所说的敌人出现。

“只有一个人,距离我们两千米。”

“一个人?”另外两人抢先开口。芬妮雅对此没有丝毫反应。

“速度很快,一千五百米。”芬妮雅继续说着探测到的情况,“还是一个人,没有其他人跟上。”

“没数错,我们是四个吧?能不能找到机会?”

“一千米,依旧没有人跟上。”芬妮雅继续自己的话,丝毫不理会身边其他人的话,“最好不要有其他想法,对方的速度至少百米三秒钟不到,很灵活。”

“我认为看到对方后可以视情况再做出选择。对方若是不放过我们,我们也没有理由站在这里等着被他杀死吧?”说话者见自己的话没有得到回应,也自觉闭上嘴巴。

“到了。”芬妮雅的话刚说完,视线之中,一个人影便已经出现在古树的剪影缝隙中。一两个呼吸之后,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在四人身前十来米的位置站定。

“你们是最后一批了?”带着面具的男子巡视周围一圈,开口询问。

“是,后面没有人了。”加德纳正想开口,却是芬妮雅抢着回答了。

“这样的话、、、先问两个问题吧,请老实回答,因为这关乎你们的性命。”说话时,男子观察着面前的四人,特别是面部表情。而芬妮雅还捕捉到强度极高的高频率声波脉冲,“第一个问题,你们是否都是才从监狱出来的犯人?第二个问题,以现在的时间为起始点,你们进入监狱的时间。这位小姐,从你这里开始吧。”

Related Posts